欢迎访问“锡商传媒、锡商理事会”官方网站

全国咨询热线:0510-82833256

《电子商务法》落地,电商行业迎来大变化

发表时间:2018-10-24浏览次数:

近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表决通过了《电子商务法》,将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今后,保障电子商务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规范电子商务行为有了一部专门法,这也是我国电商领域首部综合性法律。
据了解,电子商务法共有7章89条,主要就是对电子商务经营者、电子商务合同的订立与履行、电子商务争议解决与电子商务促进和法律责任5部分做了详细的规定。
2017年,我国电商年交易额接近30万亿元,虽然规模大、增长快,但电商行业暴露的问题却不可忽视。对此,这样一部法律将从哪些方面约束平台和卖家的行为,规范行业的发展?
电子商务法共七章89条,对电子商务经营者、电子商务合同的订立与履行、电子商务争议解决、电子商务促进、法律责任等进行了详细规定。这部法律将从明年1月1日起施行。
  呼之而出  应运问世
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会长赵旭东用“呼之而出”“应运问世”来描述电子商务法的出台。中国的电子商务行业近年来发展迅猛。国家统计局电子商务交易平台调查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为14.91万亿元,同比增长12.3%。另有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电商年交易额接近30万亿元。
 “中国不仅是电子商务发展最早的国家,也是发展最快、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家。电子商务已经成为引领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和最亮丽的风景。”赵旭东说。
但是,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在快速发展中也不断暴露出一些新问题,诸如假冒伪劣、商业欺诈、侵犯知识产权、支付纠纷多等,影响了电子商务市场的交易秩序和诚信,损害了消费者权益保护。
正是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催生了电子商务法的出台。从行业发展来看,加快制定电子商务法,必将促进电子商务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保障各方主体权益尤其是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也亟待电子商务立法。
与会专家同时提出,从全球国际角度来看,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积极参与和主导规则制定,也需要电子商务立法。电子商务立法是网络经济和数字经济领域主要规则,担负我国和世界各国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重任。
社会各界对于电子商务立法高度关注,迫切希望电子商务法出台。据了解,从十届全国人大到2016年提请审议的时候,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电子商务立法的议案25件,建议133件。2017年、2018年,仍然有很多全国人大代表建议要求尽快推出。
这种关注也体现在提意见方面。在初审阶段,提意见的有194人,意见922条;在二审阶段,提意见的有291人,意见692条;在三审阶段,提意见的有317人,意见1473条。 
  制度创新后的变化
对于电商行业而言,接下来恐怕要迎来一系列变化。第一大变化是电商经营者的定义更明确了。除了电商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等,微商和目前越来越多的“网红”销售也将被纳入电商范畴。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提醒,虽然微商是电商,但微信并不是电商平台。因为微信的主要用户都是利用微信的网络从事社交、从事人际交往活动。所以微商虽然是电子商务经营者,但不一定能够因此认为微信就构成了一个平台,不能认为微信是类似于淘宝或京东这样的电子商务平台。
第二大变化是电商卖家也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和税务登记。在市场主体登记方面,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以及零星小额交易等多个情况受到豁免。而在税务登记方面,本着线上线下一致的原则,目前对电商也应当纳税的呼声越来越高,电子商务法对此持肯定态度。
第三大变化是平台不得再要求卖家“二选一”。现实中,有的大型电商平台出于商业竞争目的,对入驻平台的商家提出“二选一”要求,即强令卖家选边站,签订所谓的“独家合作协议”,只能在一家平台做促销活动等。对此,电子商务法中有了相关的规定和处罚条款。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教授吕来明认为,这个条款在适用中应该鼓励竞争。在他看来,“二选一”应在适用上有所区分,鼓励竞争,主要限制处于明显优势地位的平台。我国除大平台以外,还有中小平台。中小平台根据自己的商业经营模式采取“二选一”的,如果没有明显优势控制地位,不应该属于完全受到管制的范围。
第四大变化是电商平台保障消费者生命健康不力,要承担责任。
电商缴税
第十一条 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
依照前条规定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在首次纳税义务发生后,应当依照税收征收管理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申请办理税务登记,并如实申报纳税。
第十二条 电子商务经营者从事经营活动,依法需要取得相关行政许可的,应当依法取得行政许可。
在《电子商务法》中,与中小商家们最关切的问题是,就是电商是否需要纳税。背后还牵连市场准入机制的问题。
资深媒体人周凌峰分析认为,第十一、十二条的意思是,如果你只是偶尔做一点小额交易,不用去工商那儿登记,但不管卖多卖少,产生合法收益之后,都得去税务那儿登记并申报纳税,也就是说,对于电商从业者,不管经营规模大小,将实施无差别征税。
电子商务立法的初衷应该更多鼓励创新,但在结果上却是给中小创业者带来了压力。“比如包括工商的登记制度,现在网上的商业行为都可以被记录下来,而且身份的认定都有很强的链条,你现在再去强化原来实体的登记制度,实际上已经阻碍了电子商务或是未来这些企业的创新。”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王健提出。
在淘宝上,有700万自然人商家才构成了淘宝这样丰富的业态。阿里巴巴政策研究室主任朱卫国在研讨会上指出,阿里巴巴持这样一个观点:自然人通过平台登记准入,身份核实,实名认证之后就能够在里边大展宏图,因为平台提供了一种担保责任,将来找不着这个人,平台就得承担责任。
相比于京东的B2C平台模式,阿里的C2C模式受《电商法》的影响较大。
据《财经》消息,今年8月16日《四审稿》前立法征求意见会上,马云曾亲自到场发言说,《电子商务法》应该具有国际性、前瞻性,希望能够增添促进电商发展的内容,《电子商务法》立法并不成熟。
同样是C2C模式的拼多多则表达了对具体操作的担忧。拼多多法律部杨海宁困惑于,这条法律在实践中可能会面临一些困扰。第一条平台经营者应当为办理市场主体征信经营者提供便利,实体登记是属地办理?这个操作起来会有很多问题。
在数字经济中,自然人营商权利对于创业创新变得越来越重要,电商法需要进一步升维传统的商事制度登记,建立政府登记与平台认证准入互补的机制,并通过数据分享来实现协同共治。
 从“连带责任”、“补充责任”到“相应责任”
《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像阿里这样的平台型电商企业,平台责任该如何界定?这个责任前的定语经历了三次修改,是整个《电子商务法》定稿过程中争议最大的点。足以体现背后的利益博弈。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凯湘老师认为,这个词条的表述既涉及到立法的技术、也涉及到立法的理念和逻辑层面。在法律层面,连带责任一般只是在《侵权法》涉及的比较多,包括亲人的债务关系等,《合同法》中合同合伙、合伙人之间债务人也是连带责任。
平台的“连带责任”概念最早出现时,曾经引起各大电商平台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连带责任”对平台的苛责过重。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傅蔚冈之前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判定承担连带责任的最基本原则是,两个连带责任人的过错必须是相当的。”
如果要求电商平台对平台经营者的侵权行为产生连带责任,那么可以想象的一件事就是,平台会大规模缩减其产品和服务的范围,用户的选择会大幅度减少,因为平台它只是提供一个虚拟空间,没有能力来审核发在其平台上的任何一笔交易,它只能作形式审查。
因为社会对平台的“连带责任”过于苛责引起不满,《电子商务法》四审稿草稿又将“连带责任”改为了“补充责任”。
8月24日,《电子商务法》改动期间恰逢一位乐清女性搭乘滴滴顺风车出事。社会各界尤其关注这部即将出台的法律该如何界定滴滴的责任。“补充责任”把平台责任甩得一干二净。引发强烈反弹。
中消协与《电子商务法》最严重的冲突也在此处,他们认为这两个字的修改将很大程度上减轻电商平台的责任,使得电子商务法有严重隐患,希望能够改回“连带责任”。
傅蔚冈在给全国人大常委会递交意见说明时表述称:《三审稿》现在有关电子商务平台责任的边界与《侵权责任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并不一致,而且边界模糊,我们认为这会给电子商务的发展制造极大的不确定法律环境,这不利于电子商务可持续发展,也为行政执法过程中的寻租和腐败留下空间。”
 《电子商务法》起草组副组长尹中卿对这个问题也做出了说明:“别看就是两个字,但是从连带责任到相应的补充责任,到相应责任,这中间就体现了博弈。因为开始是平台经营者提出来他们认为连带责任太严了,但是改成相应的补充责任又太轻了。最后在定稿的时候改为了‘相应的责任’,这就比较平衡了”。
折中之后的表述给法院、执法机构更多可以判定、解释的空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right.htm
华联科技 http://www.wxtskq.cn/通善口腔